徐怀中:为什么我到90岁才能写出这样一本书?

  别人见面都称道,你90岁还能写出这样一本书!实际他们应该问的是,为什么我到了90岁,才能写出这部书?90岁的徐怀中是在病房里,得知长篇小说《牵风记》荣获第十届茅盾文学奖的。这位茅奖史上最年长的获奖作家,言及当时的感受不胜感慨,漫长的写作过程涌上心头。

  1947年,18岁的徐怀中随刘邓野战军挺进大别山。当时已参军两年的他,在一个乡里担任武工队队长,手下管着十几杆枪,多是掉队和受伤的战士。

有大半年时间,他们从不敢在同一个地方过两晚。历经生死,许多战友的尸骨留在了大别山。

  以这段参加革命后,考验最严苛、冲击最大的战争经历为素材,徐怀中创作了长篇小说《牵风记》,写作过程一波三折:1962年,他动笔写初稿,用正面全景式的纪实笔法,描写人民解放军的这次重大战略行动。写了20万字,文革来了,他将手稿付之一炬。粉碎四人帮后,他急忙从头写起,写了几万字,自觉索然无味,再度搁置。直到2014年,85岁的徐怀中又一次重写《牵风记》,耗时近5年,终于完成了这部仍以挺进大别山为背景,内容较之初稿却仅余书名相同的三个人物一匹马的故事。

  回头来看,为写《牵风记》,徐怀中用了近60载光阴准备,他说自己后来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在写,对自己的写作生涯,他认为用两个字描述最准确挣扎。

  被莫言称为恩师的军旅作家

  2012年,作家莫言在诺贝尔文学奖获奖演讲中提到我的恩师徐怀中,说考入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后,在其启发指导下,写出了《秋水》《枯河》《透明的红萝卜》《红高粱》等中短篇小说。

  徐怀中说这话讲得太夸张,自己谈不上有什么启发与指导,只能说莫言有幸适逢思想解放、改革开放的黄金时代,改革开放才是莫言的恩师。

  改革开放也是徐怀中自己的恩师。

  他从上世纪50年代初开始写作,1956年,27岁,就已写出长篇小说《我们播种爱情》,为文坛瞩目。叶圣陶在《光明日报》上发表评论,称看完一遍又看第二遍对他那创造境界的功夫和挥洒自如的笔墨,非常钦佩。

  上世纪60年代,徐怀中因电影剧本《无情的情人》遭受批判,之后十几年,他心灰意冷,不愿写没意思的东西,几乎要放弃文学创作。

  1979年,徐怀中接到命令,带领一个战地采访小组,前往对越自卫反击战的前线。那时,他大病初愈,身体虚弱,提着一大包中药丸子上的飞机。

  采访归来,他拿出了新作《西线轶事》,这篇描写6个普通女电话兵和1个男步话机员战地经历的小说,以9万余读者选票获得1980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第一名,被誉为军旅文学的里程碑之作,开启了当代军旅文学新时期启蒙了整个军旅文学的春天。

(责任编辑:手机打鱼游戏)

本文地址:/nanhai/20200418/1818.html

上一篇:新爵纺织二期气流纺项目投产

下一篇:药品管理法完成全面大修 体现 四个最新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. 必填字段已标记 *